网贷

现金贷拯救城商行:利润好看 但很难成为零售业务的寄托

来源:清流消费金融 作者: 2017-08-24 10:27:49

现金贷拯救城商行:利润好看 但很难成为零售业务的寄托

  正值各大金融企业半年报密集出炉的季节,现金贷的高额利润再次引爆话题。

  2017年上半年,招联消费金融净利润达5.41亿元;二三四五净利润为4.53亿元,其金融科技子公司的净利润同比增长高达4469.09%——让这些企业获利颇丰的“大功臣”,正是现金贷。

  大批逐利者闻风而至。近年来,因为市场竞争加剧而在转型路上苦苦挣扎的城商行,也同样看到了无限商机,开始争相布局现金贷业务。

  放开尺度,城商行积极接入现金贷

  今年以来,诸多大型现金贷平台的背后资方名单中,城商行的数量逐渐增加。

  在微众银行官网显示的连接伙伴中,就有着重庆银行、天津银行、哈尔滨银行、上海银行、九江银行、汉口银行等十多家城商行,微粒贷是这些城商行接入的主要现金贷产品。此外,蚂蚁借呗也被“盯上”,成为诸多城商行的重要合作目标之一。

  “城商行线下线上获客能力不如四大银行和互金公司,微粒贷、借呗则为城商行提供了快速切入互联网的入口。”乌鲁木齐银行的一位高管认为,城商行有资金,互金企业有平台、用户和互联网技术,双方可以利用优势进行互补。

  另一位西南地区城商行的执行副总裁表示,他们也考虑对接现金贷业务,但会重点考察合作平台的相关资质情况,同时更倾向于跟有场景的平台合作现金贷业务,比如去哪儿的借趣花。

  “现在银行的尺度的确要比以前大一些,”多位银行业人士坦言,现金贷的高利润吸引了城商行的积极涉足,“为了让报表数据更好看,弥补利润缺口”。

  “行内存量的客户,主要是行里自己来做,外部渠道的进件、非行内存量客,我们找合作风控方来做。”遂宁银行某内部人士称。对深耕传统业务多年的城商行来说,大数据风控、互联网技术等方面的经验较少,短时间之内,自建大数据风控团队显得有些不现实,只能通过与具备相关技术能力的平台合作开展现金贷业务。

  时势造困局:城商行不转型就会死

  与大多数消费金融企业的顺势而为,日渐昌盛不同,城商行这两年已逐渐走入时势造就的困局。

  原本以传统对公业务为主的城商行,在利率市场化以后,遭受到一波来自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的强烈冲击,加上本身受到跨地域经营的限制,网点较少,在获客、揽储能力上已经落了下风。

  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兴起,竞争进一步加强,各项成本水涨船高;同时,近年来受到经济下行影响,不良率攀升、利差缩窄等问题凸显,终于将城商行逼进了角落。

  “现在对公业务不好做啊,好的资产价格不行,不好的资产又不敢投。”某城商行高管透露出无奈,“之前我们行对个人的贷款业务很少,只是象征性做了一点点,但现在不得不转型了,不转型就会死。”

  因此,转型零售,成为许多城商行在时势下迫不得已的选择,现金贷也成为城商行转型零售的路上,一道看似美丽的风景。

  尴尬境地:只是看上去很美

  但实际采访中,清流消费金融了解到,现金贷并不能成为城商行成功转型零售的关键,因为风险不可控,同时也要考虑长远规划。

  “目前现金贷鱼龙混杂,就像3、4年前的P2P领域,野蛮发展之后,一旦监管政策收紧,市场将会怎样?”一位渤海银行的产品经理表示担忧。

  “作为转型零售的有效工具,消费金融也许可以,但现金贷不行。”一位遂宁银行的高管认为,现金贷很难真实地体现用户需求,而消费分期则更贴近真实需求,和大多数城商行一样,遂宁银行也将优先选择“有真实场景的消费信贷,其次才是现金贷。”

  “银行经营奉行审慎原则,现金贷不会成为转型零售的入口。毎个人借钱都是有去处的,没有去处的借款就会引发投机。”上述乌鲁木齐银行高管表示,“转型零售是从提升网点产能开始,以前以产品为中心,现在要从客户需求出发,转向深耕客群。”

  除了目前在资金方面的优势外,互联网技术与大数据风控技术的不足,对获客渠道的过度依赖,以及现金贷未来可能爆发的共债风险——这些都是摆在城商行面前一道道亟待突破的难题。

  这也使得城商行处在尴尬境地。现金贷,也许只是一时之间看上去很美而已。如果想借着现金贷大行其道,拯救城商行于水深火热之中,恐怕难以如意。而思考如何在重围之中保持竞争力,杀出一条血路,对城商行而言,才是刻不容缓的任务。

本网所发布资讯来源网络,属作者个人主观观点,仅供读者参考,无意且不愿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投资者若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,与本网无关。

相关文章
广告位